LANJIN蘭傑
打造中國锂電機械設備配件第一品牌
0769-82254228
 

2億定增項目投向過剩産能 科力遠脫困成謎

2016-11-16 00:00來源:東莞市蘭傑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作者:肖仁傑網址:http://caifu31859.cn/浏覽數:15001 

科力遠于6月15日發布了《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計劃以每股9.54元的價格向不超過10名機構及個人投資者定向發行157232704股股份,計劃募集資金不超過15億元投向3個産品生産項目。

其中“湖南科霸汽車動力電池有限責任公司年産5.18億安時車用動力電池産業化項目(一期工程)”耗資最大,項目總投資額将高達20.99億元,使用募集資金10億元,是科力遠本次增發的主體投資項目;“常德力元新材料有限責任公司年産600萬平方米新能源汽車用泡沫鎳産業園項目”總投資額則為8.06億元,計劃使用募集資金3億元;“CHS混合動力總成系統研發項目”總投資額為2.9億元,計劃使用募集資金2億元。

對于科力遠本次增發行為,筆者認為其募投項目的必要性成疑,畢竟其耗資最大的動力電池項目對于公司來說是一個嚴重産能過剩的項目,其高盈利預期判定讓人懷疑。

主營業務持續多年虧損

根據科力遠三季報披露的數據顯示,在主營業務銷售收入同比翻番的條件下,公司前三季度累計虧損金額為1.19億元,銷售毛利率驟降至5.47%,尚不足2015年全年均值11.39%的一半,直接導緻最終出現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

事實上,最近五年中科力遠始終“秉承”着一年虧損、一年盈利的步伐,通過政府補貼等營業外收入項目“完美”地回避着被ST,但是代表着主營業務盈利能力的營業利潤科目,則已經實現了連續5年的虧損,不出意外的話,今年恐将是第6個主營虧損年度,公司主營業務盈利之難由此可見一斑。

以科力遠的新能源電池産品為例,2013年到2015年的毛利率分别為20.21%15.16%11.53%,今年上半年更是隻有6.73%,逐年穩定下滑的毛利率凸顯出科力遠的此項産品市場競争力不強,很可能處于供大于求的狀态,導緻該公司在産品銷售方面沒有任何議價優勢。

令人擔憂的是,本次科力遠計劃投入巨資的增發募投項目,與該公司現有業務完全重疊,屬于簡單的産能增加項目。一旦這些項目投入生産,将大大增加科力遠現有産品的産量,甚至導緻此項産品行業的供給量進一步整體增加、加重供大于求的局面。

募投項目必要性成疑

根據增發預案披露的數據顯示,“湖南科霸汽車動力電池有限責任公司年産5.18億安時車用動力電池産業化項目(一期工程)”總投資高達20.99億元,設計年總産能2.16億安時電池以及0.61億安時極片,财務内部收益率為14.55%、投資回收期7.03年,這意味着該項目将實現年均淨利潤近3億元。

但是與此對照的是,科力遠2015年便擁有年化相當于6707萬安時的動力電池産能,大緻相當于募投項目預計産能的三分之一,即便如此,實際産量也隻有182.92萬支、産能利用率僅為16.36%80%以上的産能處于閑置狀态。在這樣的基礎上,科力遠計劃募集大筆資金将動力電池産能再擴張3倍以上,這怎能令人相信該公司銷售端的消化能力,足以承受這巨量的新增産能?就連現有不足1億安時的動力電池生産産能,還都放着不用,如今卻着急着要上馬2億安時電池生産線,難道這樣做的目的隻是為了建起來擺着看嗎?

事實上,科力遠在增發預案中表述的動力電池募投項目預計産生效益情況,與該公司現有盈利狀态之間存在着巨大差異,這也引起了監管部門的關注。證監會在給科力遠下發的《申請文件的反饋意見》中明确提出了:“申請人近三年動力電池的産銷量、産能利用率持續下降,2015年度動力電池産能利用率16.36%,産銷率80.29%。本次拟使用募集資金10億元投入年産5.18億安時車用動力電池産業化項目。請申請人補充說明動力電池産能利用率持續下滑的原因,請說明新增動力電池産業化項目的必要性,新增産能預期如何進行消化。”

對此,科力遠在《申請文件的反饋意見回複》中對此的解釋卻頗有些大而無當,除了更新了今年上半年的産能産利用率數據之外,幾乎照搬了增發預案中的“募集資金投資項目的基本情況及可行性分析”部分内容,而且在科力遠公布的回複證監會反饋意見文件中,還存在不少耐人尋味之處。

例如,科力遠的回複文件中描述道:“目前湖南科霸現有正負極片産能可以供應6.0萬台套豐田動力電池能量包所需,相當于0.65億安時電池,”前文所述,根據科力遠2015年年報披露的信息,該公司的動力電池現有産能也即6707萬安時,如果該公司所述的豐田動力電池能量包需求屬實,那麼至少應當體現在今年此項産品的産能利用率幾近百分之百。

但事實上,從科力遠披露的反饋意見回複文件所描述的信息,旗下日本湘南動力電池及動力電池能量包産品的産能利用率,在今年上半年仍然僅為20.97%,湖南科霸動力電池及動力電池能量包産品的産能利用率更是隻有12.53%,均處于嚴重被限制狀态。那麼科力遠所描繪的“豐田動力電池能量包需求0.65億安時電池”又體現在了哪裡?

退一步說,即便來自于豐田的動力電池采購,日後能夠被落實,這也僅能代表着科力遠現有動力電池産能有了出路,與該公司計劃中的2.16億安時電池新增産能又有什麼關系呢?

信披數據相互打架

此外,根據科力遠發布的《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申請文件的反饋意見回複(修訂稿)》,該公司的極片類産品分成正極片和負極片兩種,其中正極片的年化産能為1512萬枚、産量為785.51萬枚,負極片的年化産能為595.9萬枚、産量為379.95萬枚,兩項産品合計的總産量為1165.46萬枚。然而,根據科力遠在2015年年報中的數據顯示,在董事會報告中将正極片和負極片進行了合并披露,當年的總産量為965.95萬枚、銷售量為906.47萬枚。

對比科力遠發布的這兩份信披文件,針對2015年度極片類産品的産量,則存在着很大差異,《反饋意見回複》所述數量相比2015年年報中披露的産量多出了大約200萬枚,相當于2015年年報中披露産量的五分之一以上。在這兩份文件中,必然有一組數據披露的是存在重大差錯的,如果以經過審計後的科力遠2015年年報披露信息為基準,則科力遠在向證監會遞交的《反饋意見回複》中,很可能刻意誇大了極片類産品2015年的實際産量、人為粉飾了此項産品的産能利用率。


蘭傑自動化

8年隻專注做--【锂電設備配件】的研發及制造